《沙郡年记》读书笔记

只有那些不会抬头仰望天空,不会侧耳倾听雁鸣的人,才会认为三月的早晨是如此单调乏味。 – 三月大雁归来

贫瘠的沙土和微弱的阳光无法让它绽放出更大更好的花朵来,然而对于葶苈来说已经足够。毕竟。葶苈算不上春之花,而仅仅是对希望的一种补充。 – 四月 潮水来临

空中之舞的戏剧每晚都在数百个农场上演,农场的主人却叹息说缺乏娱乐,他们错误地认为:可供消遣的文娱活动只有在剧院里才能找到。这些人生活在土地上,却不懂如何依靠土地快乐地生活。 – 四月 潮水来临

我思索起鳟鱼和人的行为方式。我们是多么像鱼,时刻准备着,热切渴望着,想要抓住周遭环境之风吹落到事件之流殇到所有新东西。当我们发现那看似美妙的诱饵内藏着钓钩时,又是多么懊悔自己的仓促和草率!尽管如此,我仍认为渴望本身有一定的价值,不论渴望的对象时真实还是虚幻。 – 六月 钓鱼田园诗

创造通常仅限于神与诗人,但是如果知道方法,即或是身价卑微的普通百姓也可以绕开这一规章的限制。例如,要种植一棵松树,既不需要成为神灵也不需要成为诗人,需要的仅仅是拥有一把铲子,有了这样奇妙的规章漏洞,任何一个庄稼汉都可以说:要有个棵树,于是就有了一棵树。 – 十二月 家园的范围

为了找到所爱,它们(旅鸽)只需要自由的天空,以及用力挥动翅膀的意愿。 – 威斯康星州

良好的嗜好可能是对于庸常事物的孤独反抗,也可能是志趣相投的一群人共同进行的合谋。 – 闲暇时间

人类乘坐着顺环河而下的原木,明智审慎地去除一些树节,从而控制原木的方向和速度。这一技艺使我们获得了“智者”这种特别的称谓。去除树节的技巧被称为经济学,对于古老路途的记忆被称为历史,对于新路线的选择被称为治国才能,关于即将到来的浅滩或急流的交谈被称为政治。一些人不仅想除掉所有原木的树节,而且想改造整条河流中的原木船队。这种集体进行的与自然的对话被称为国家计划。 – 环河

能否看出荒野的文化价值,归根结底在于人类思想上的谦卑态度。肤浅无知、不再植根于土地的现代人,自以为已经发现了重要的东西,空谈着自认可以延续千年的政治或经济帝国。而只有真正的学者才明白,历史是由单一起点展开的连续旅程构成的,人类一次次回到这出发点,由此再次上路,寻求另一套永恒的价值观。 – 荒野